澳门新葡亰1495app 娱乐 / 动漫动画 在这片海域上与其怀疑这些

在这片海域上与其怀疑这些

144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(天上掉下很多大船的残骸)
乌索普:是梦!没错这一定是在做梦!

乌索普:(打坐,闭眼)不要想的太多,就这样子静下心来,闭起双眼,然后再慢慢地睁开双眼。看啊,多么平静的早晨!(掉下一骷髅头)(大惊)——啊……骷髅!

乌索普:兄弟们,把舵转向上方,向上满舵!

澳门新葡亰1495app,罗宾:不管这船是进入多么奇怪的区域也好,或是陷入多大的危机也好,也绝对不能去怀疑记录指针,这可是铁的规则。在这片海域上与其怀疑这些,不如怀疑自己脑中本来的知识。在那指针指的方向一定是有岛屿的!

山治:生气的娜美也好可爱。

娜美:总会有办得到和办不到的事吧?

马斯拉:猿猴,就是非常男人的意思。

马斯拉:就算它浮着,我也要先弄沉了它然后再捞上来……

马斯拉:(对手下)喂,你们,就把他们(娜美等人)当作南瓜,不要因为有人参观而搞砸了。

145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(超巨型海龟出现)
娜美:什么啊这是?这是什么啊?

(下去打捞的路飞他们被巨大海龟吃了,生死未卜)
乌索普:对了,现在就是考验我们团队精神的时候。
娜美:乌索普!
乌索普:在!
娜美:将输气管切断,确保安全!
乌索普:(倒)你是恶魔啊。

山治:生气的娜美小姐也很可爱。

(罗宾帮娜美弄到一个永久指针)
娜美:(感动状)只有你最了解我。

(巴基一伙误闯隧道,还以为是藏宝洞,被后进来的矿工捉去一起干活)
巴基:(笑)男人果然还是在挥动鹤嘴锄的时候最帅呢。

巴基:(对手下)你们听好了,要给我好好记牢了,只要是白胡子的人,无论是怎样的家伙都绝不可以对他出手。白胡子那家伙,是唯一能与海贼王罗杰势均力敌的传说中的怪物。现在更是勿庸置疑是世界上最强的海贼。也是唯一一个最接近ONE
PIECE的男人。而且白胡子绝对不会放过杀死他的同伴的人。绝对不会!

罗宾:不管发生多么奇异的事都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,这就是这片海域里的常识。

146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(突然掉下三只海鸥,但附近根本没看到岛)
乌索普:应该是它们早就被击中,碰巧现在才断气掉下来的吧。

(卓洛、路飞下船,走进镇子)
娜美:做不到的,你认为那两个人有可能什么事都不惹上地回来吗?
乌索普:不是不可能,是肯定不可能。

(听到路人在讨论那个格斗冠军)
卓洛、路飞:(停下来)冠军?
娜美:(咬牙)你们为什么对那个字眼那么起劲啊?

店老板:因为怎么说这个莫库镇就是由那些有花不完的钱的海贼们组成的。
娜美:可是真是不爽啊,这个城镇。
店老板:你那么想就说明是个正经人,不过能在这个镇上碰上个正经人还真是稀事。

(路飞跟黑胡子攀比叫菜,最后准备动手打架)
卓洛:怎么这种事你们也会搞到打架啊?

贝拉米:…被宝藏梦搞的神魂颠倒的傻瓜们是不会注意到眼前的利益的。在这个航海时代,那些比谁都厉害并纵横大海的家伙们,就是被那些不存在的幻想玩弄而死去的。死去的傻瓜会被这么评价,这家伙曾活在梦中真是幸福啊。

路飞:卓洛,这场架绝对不能打!

147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黑胡子:人的梦想,是不会完结的!……由他们笑吧,要攀上顶峰的话,谁都会遇上找不到理由出拳的时候的……

乌索普:真是的,要我说多少次啊,我可不是修船工呀!

娜美:是男人的话人家找上门就应该应战,将对方全部打飞才对。不,这种令人生气的小镇,干脆连整个小镇都打飞才对!

乌索普:现在与其说最好不要去惹她(生气的娜美),不如说不要接近她比较好。

路飞:(对海底探索王猩猩王)你的脸怎么这么有突破性。

猩猩王:总之,要说我的过人之处的话,就是出生以来25年都没剪过头发。…

猩猩王:…给我记住,穿过我愤怒的隧道迎接你的就是一片血海!

148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路飞:我看着海面没想到突然出现了一颗栗子(库力克的头顶)。

库力克:有黄金也好,没有黄金也好,我并不是想证明他是无辜的。这是和那个糟蹋了我的人生的男人之间的决斗。在死去之前,我要把事情弄得一清二楚。

149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库力克:用语言和理论去解释宏大的自然现象什么的,实在是件愚蠢至极的事。

库力克:(对路飞他们)我能够遇到你们这样的傻瓜真是非常高兴啊。

路飞:(捉到一只甲虫)“阿特拉斯”和“海格拉斯”可是全世界的人都憧憬的啊!
乔巴:独角仙吗?
路飞:不知道吗?这可是很难抓到的。
乔巴:跟ONE PIECE相比,哪个比较厉害呢?
路飞:(困难状)很难决定啊。

150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卓洛:(敲着巨型蝼蛄的头)没完没了,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啊?你们这些蝼蛄军团,碍手碍脚。你们有可能打赢我吗?

库力克:(对新奇士)小子,舞刀弄枪是很危险的。

库力克:(对贝拉米)给我站住,小子。连向梦想挑战的胆量都没有的小子,不要谈论什么海贼啊。

(看到船上留下了的标志,路飞决定要去拿回黄金)
路飞:我会在天亮之前回来的!

澳门新葡亰1495,151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(世界政府召开七武海会议)
佛之战国:六个人里面来了两个,已经出乎我意料之外了。

白胡子:混帐,喝想喝的东西怎么会对身体不好啊?

黑胡子:找小人物没用,要找的话就要找超过一亿的人头啊。那么现在我们就来当个暴发户吧!

152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(众人正在等路飞拿回金块,已经超过时间了)
娜美:(气)要是输了,就算赶上了时间我也不会原谅他!
……
路飞:(从远处跑过来)快看这个,大力神!为了找这个花了我不少时间呢。
娜美:(咬牙)独角仙?
乌索普:(咬牙)你跑去找那个了啊?

卓洛:(看着被改造成飞行状态的梅利号)做的像鸡不如做成像鸽子,那样感觉上比较会飞。

库力克:(对着远去的路飞)只有一件事,这一件事是一定不会错的。黄金乡与空岛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能够证明它们是不存在的!

路飞:(兴奋状)梦想中梦想之岛,这样的大冒险,要是错过了会后悔一辈子的。

(路飞他们听到新的悬赏)
路飞:(高兴状)一亿耶!听到了没?我一亿耶!
卓洛:(高兴状)六千万啊,真是不爽啊!

(船已乘着上冲气流往上冲,但却面临着脱离水柱往下掉的危险)
娜美:扬起帆来,现在马上!这可是海,并不只是一根水柱,是一条向上的海流。然后从下面吹上来的风,就是地热和蒸汽爆炸所产生的上升气流。对手只要是风和海的话,我就能够航海给你看!这个船的航海士是谁?
山治:(红心)是娜美小姐!
(终于,梅利号腾空飞了起来)

库力克:去吧!去那梦想的尽头!

153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黑胡子:他们(路飞一伙)又不是从这世上消失了,马上又会再相遇的啦,只要他们还在这伟大航路上的话。
音越:正是如此,这个世界上相遇而遇,及期则遇,如此循环。

(皮艾尔变身)
刚科尔:它本是鸟,但是吃了马马果实成了能力者。也就是说,会变成有翅膀的马。也就是说——没错!天马!
路飞一伙:不对,这有点……

(看到天国之门)
卓洛:看来搞不好我们全部都已经死了吧。
山治:原来是这样啊,这样子也就能解释我们碰到的这些奇怪现象了。

(看到天国之门的守门老婆婆)
路飞:天使耶!天使原来是那样的啊,像个梅子干似的。

娜美:那个钱……如果…我说如果啦…没有的话会怎么样?
亚马逊:没有也是可以上去。
乌索普:居然可以啊!

154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罗宾:航海和登陆居然是一种冒险,我从来没这么想过。

山治:(对柯妮丝)你的视线灼伤了我的心。

路飞:原来如此,是那东西啊。
乌索普:没错没错,就是那个呀。小时候我经常玩的呀,角质粒子。

155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路飞:(兴奋状,笑)绝对不能涉足的地方啊!…居然有绝对不能涉足的地方啊!…是吗?是绝对不能涉足的地方吗?
众人:他绝对是想进去。

路飞:但是如果说是神的话,虽说是不让进去但进去的话还是会原谅我们的吧?他应该很善良吧?

路飞:难得有那么危险的地方可以去。

乌索普:这种事做之前就知道结果了。

山治:为什么那些家伙(白色贝雷帽)要匍匐前进啊?
乌索普:不知道,也许…那些家伙是变态吧。
乔巴:(惊讶)那就是变态吗?

156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卓洛:不过在神的国家里还有死刑,这不太妥当吧?

路飞:他们(柯妮丝父女)什么坏事都没做啊,这样也要抓他们的人才是坏人。

路飞:为什么我们会这么穷啊?作为船长,我可要说你们一句。你们多少也要考虑一下钱该怎么花。
山治:(咬牙)全都是你的伙食费啊!

157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路飞:你说离开?别说傻话了。你觉得冒险和命哪个重要?
娜美:当然是命,然后是钱。
山治:(跑到娜美旁边)那下一个是我了吗?
娜美:罗嗦!(把山治打到一旁)

卓洛:路飞是没法劝得了的,就算全员反对也没辙。

乌索普:不过怎么说呢,我是全能型的,什么都能运用自如。大家都很依赖我就是因为我的精明能干。

娜美:乔巴,快点变成肌肉男,是力气活噢。
乔巴:哎,那叫“重量强化”啊。

山治:(对柯妮丝)这个便当的主题就叫做——进退两难的恋爱——令人陶醉的天使便当。
路飞:不过,吃到肚子里全都一个样。
山治:(咬牙)不要说那种没水平的话!听着,吃是要先从视觉开始的。

山治:娜美小姐和罗宾小姐还有其他人,要成为活祭品吗?(气)什么混蛋神!那个混蛋!

路飞:什么呀,不是很容易吗?说简单点只要把那些神官们打飞就行了吧?

158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山治:(对路飞)不要搞的好像你现在才开始想。

路飞:我可是超想去阿帕亚多呢。
柯妮丝:说不定会死哦。
路飞:这有什么,人总会死的嘛。

派葛亚:…可是到目前为止所看到的人大都是这样的——当一时的兴奋渐渐冷却下来后,他们都抛弃了梦想和冒险,将自己的性命放在第一位。所以一定得由始至终地引导他们,让他们到阿帕亚多去。

柯妮丝:(流泪)发现罪犯之后如果不引导他们去裁决之地的话…我们就会被杀死的呀…这就是国民的义务…

麦肯力:那些家伙真的去了,一点犹豫、一点私心都没有。

159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乌索普:再呆在这种地方(阿帕亚多)有多少条命都不够丢啊!

乔巴:啊,卓洛被吃掉了!
罗宾:要是被吃掉了,云是会被染红的。
娜美:你怎么能这么冷静地讲如此可怕的事啊,罗宾!

娜美:(对卓洛)我说你啊,身为剑士却是用拳把鲨鱼打飞的……剑士的尊严什么的到哪里去了?
卓洛:(咬牙)好烦啊!你们一个个。

卓洛:常言道“迷了路就老实呆着”。
娜美:最该老实呆着的就是你啊!

卓洛:这个岛上不是有神吗?我要去会会。
娜美:你快给我死心吧,去找那种还不清楚什么样的恐怖的家伙做什么啊?
卓洛:(得意状)不知道呢,看看那家伙的态度再说。
乔巴:卓洛…好像比神还伟大呢。
娜美:神官可也在这个岛上噢,总之不可以触怒神这是世界上的常识吧?
卓洛:(得意状)那就真的不好意思了,我从来就没有向神祈祷过。
乔巴:(闪光)喔!酷毙了!
卓洛:我不相信有神,所以对神也没什么感情可言。
娜美:(祈祷)啊,神啊,我和这家伙一点瓜葛都没有。请不要误解,至少我对您是真诚的。

罗宾:历史越悠久的地方,应该沉睡着更多遗产。

乌索普:空岛好可怕,空岛好可怕。

160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莎德利:所谓犯罪也就是做了无知的事。

乌索普:…只有球是唯一和暴力挂不上钩的。

乌索普:…因为太没什么感觉了,反而让人家觉得更加可疑……就好像看上去最不特别最不要紧的,到头来反而死得最惨。

乌索普:…这里距离青海有一万米啊,落下的途中那人生都不知道轮回多少次了…

山治:这个汤圆(莎德利)是啥玩意儿啊?

161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乌索普:乌索普大锤!乌索普大锤!乌索普大锤!橡皮筋!乌索普大锤!(终于摆平了群殴他的四只大鸟)

莎德利:(对路飞等人)活着是很痛苦的。

娜美:如果谁敢吹的话(求救哨),我就把你们踢到地球的另一边!

162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刚科尔:无论是哪里的世界总是会有越轨的人存在,和在这里的你们的性质是一样的。……“世界上的规矩都是正确的,而越轨者总是错误的”这些谁又能断言?……战争时期的英雄若身处在不同的时代就可能只是一个杀人犯。

修拉:(对乔巴)这么想活命,为什么还如此弱小?…没有任何牺牲,你就想活下去吗?……有人要活下来,就代表有人要死去,这个世界就是这样!

乔巴:例外?
修拉:是啊,比如说,(指着对面)3个祭品用绳子朝对面的森林逃走的情况。

修拉:逃跑者的罪行,必须要有人以死来谢罪,所谓牺牲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。

刚科尔:好久都没遇到对手了,我们可要下手重一点了,皮埃尔。

163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路飞:不碰的话那要怎么打啊?
乌索普:所以说,不打就行了,只能跑了不是?

在这片海域上与其怀疑这些。韦柏:是赢还是输,除了战争终结时的胜负以外,没有更好的答案了。

韦柏:…只要有共同的敌人,一般人都会认为身边的人就是自己的伙伴了。

罗宾:得知文明也无法预测这棵树的成长,这样的例子还是头一次遇到。

在这片海域上与其怀疑这些。乌索普:不行了…受惊过度,心脏已经不行了。

莎德利:(大惊)那边的手你也不放啊?(路飞另外一只手还牵着火龙)
(撞到了一块,爆炸)
莎德利:(喘气)好危险,难以置信的白痴。不对,搞不好原先就想好了要跟我同归于尽的。
(路飞抓在她的背上)
莎德利:快放开我,你这个白痴,别抓我痒啊你这变态!

山治:(对莎德利)算了,总之肉丸人,你别老是说什么试炼试炼,老实说我们才没有经受过这种事。不过还是接受了,在这偏远的空中进行的臭试炼。因为有两位柔弱的女士在等着我的救助,也就是说…(正色)这是…爱之试炼!
莎德利:这个家伙也是白痴啊!

164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韦柏:我以大战士卡尔加拉之名发誓——一定会点燃山多拉的灯!

卓洛:(对娜美)一般来说,说跟着自己走的人应该走在前面吧。

罗宾:早晚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的。

娜美:原来加雅一直漂浮在天空上!

在这片海域上与其怀疑这些。165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卓洛:你…不是很害怕岛上的神吗?
娜美:啊,神?神值多少钱?比黄金值钱吗?

乌索普:可怕,可怕,空岛太可怕了…

(卓洛、娜美、罗宾回到活祭坛,没见到乔巴)
卓洛:喂,梅利号的桅杆没有了。做了什么奇怪的改造啊?这家伙。
(娜美拼命叫喊,乔巴还是没出来)
罗宾:搞不好被撕成八段了吧?
娜美:(咬牙)不要有这种可怕的想法!

(路飞、山治、乌索普终于找到了活祭坛,遇到了娜美他们)
山治:(兴奋)通过恋爱的试炼果然换来了爱情!

乔巴:(火)我一定要成为更加可靠的男人!

山治:对海贼来说,只要有财宝摆在眼前是不可以不管的。

乌索普:(流泪)有时候尝试一下神的恐怖也是很好的。

166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(乔巴、卓洛收集食材归来)
乔巴:核桃、芦荟、香蕉以及大蒜。
卓洛:老鼠和青蛙。
山治:很好,统统丢进锅里一起炖。
娜美:(咬牙)慢着,刚才听到有奇怪的食材名字!

在这片海域上与其怀疑这些。罗宾:夜已经很深了,把没用的火熄掉吧。点着的话只会让敌人知道我们的位置。
路飞:(煞有介事状)说什么傻话?听见了吗?乌索普。居然会说那种话——“把火灭掉”。
乌索普:(煞有介事状)真是没有办法啊,那就教教她吧。罗宾到现在为止是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的女人,她只是不知道而已。
罗宾:(汗)你们说什么?
路飞:(在罗宾前捶地)野营地一般都是要点篝火才好的啊!
乌索普:(在罗宾前捶地)野营的晚上即使豁出性命,也不能让篝火灭掉,这才是正道啊!

(路飞他们举行篝火晚会,受伤的刚科尔终于醒来)
乔巴:来跳舞吧,天空骑士!
卓洛:(汗)这是医生对病人该说的话吗?

刚科尔:岛云虽然能够培育植物,但是却不能让植物诞生。绿色、土地,原本在天空是没有的。我们把泥土叫做“巴斯”。对于生活在天空中的人们来说,泥土永远都是我们渴望的东西。

167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卓洛:但是,在这种地方有谁会帮我们修船呢?在这个阿帕亚多里,除了我们以外,应该只有敌人了。

168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路飞:喂,你往哪边走啊?卓洛,那边是相反方向。(指)西是这边啊。真是的,你的方向感我真是不敢恭维。
乔巴:(汗)西?那边不是东吗?
卓洛:我说路飞,为什么你不好好地听别人的话呢?因为是骷髅的右眼,所以说应该是右面嘛!白痴啊,你这小子。
乔巴:(汗)这两个真是半斤八两…

乔巴:(看着走在前边的路飞、卓洛、罗宾)有这三个人在,心里真是安稳得多。

罗宾:真是一群奇怪的人啊,这么希望发生意外么?

娜美:对了,到了奇怪的骑士吃药的时间了。乔巴说把药放在哪里了?
刚科尔:在下是有名字的,叫刚科尔,刚科尔啊!

刚科尔:(说艾尼路)恐怖?不,比起那个性质更恶劣。

刚科尔:…在自己的行为中感觉到罪恶的时候的人是最脆弱的。

韦柏:有能踩着同伴的尸体向前冲的思想准备的人就跟我来!

路飞:真是的,那些家伙都迷路了吗?真是没有办法。我还是先去遗迹等着吧。笔直地向南走。南面的话,应该是比较暖和的方向才对,是这边吧。

韦柏:从现在开始全体向神之社前进,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停下来,目标只有一个——“艾尼路的人头”!

169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乌索普:(对刚科尔)你这混蛋不要因为不是你的船就胡说八道。

刚科尔:对于那些人们认为便利使用的东西,就一定有与之相对的邪恶的使用方法,这取决于使用它的人。

修拉:不用每次都叫我的名字,我还是知道自己叫什么的。

韦柏:(对修拉)给你,如果这个肩膀你想要的话!

韦柏:(对螳螂)身体算什么?你这家伙不是说已经有思想觉悟了吗?就这点代价都付不起的话,能打倒那些家伙吗?

路飞的歌:
南边的岛
真是暖和
波萝好吃
脑袋发热
笨蛋白痴

北面的岛
真是寒冷
鲤鱼味美
脑到发抖
笨蛋白痴

韦柏:我已经没有耐心再去听你的那些辩解了,只有消灭你了!
路飞:什么啊?(摆开架势)这样说才让人容易懂嘛!

170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(罗宾一招就摆平了踩坏遗迹的神兵)
罗宾:(捡起掉下的遗迹石头)真是做了很过分的事啊。

布拉哈姆:(对卓洛)仅仅是到处乱跳乱逃的话,算是什么空战啊?

卓洛:(从树后出来)真可惜啊。看啊,这个墨镜。你的那个光枪,现在已经对我没有用了!所有说你已经可以放弃了。
布拉哈姆:看上去不像是太阳镜啊。
卓洛:(大惊)被识破了……

卓洛:(对布拉哈姆)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——意。人的六根分为:好、坏、平,还有净和染,一世三十六烦恼。现在我正把大炮的炮口对准了你。你是手枪,我是大炮,无论是攻击范围还是威力,我的武器都是略胜一筹的。之前你确实做的不错,接招吧!
布拉哈姆:大炮?你失血过多傻了吗?你身上哪里有那种武器?(冲)
卓洛:飞空斩击,你见识过吗?
布拉哈姆:别说笑话!(冲)
卓洛:一刀流,三十六烦恼风!!!(胜)

卓洛:(对倒在地上的布拉哈姆)虽然你和我并没有什么仇恨,但我可不是那种说干掉就被干掉的家伙。

171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艾尼路:(对刚科尔)我们把这个岛给抢过来的理由…青海的那些蠢货要踏入这个岛的理由…还有,山迪亚人一直固执地要返回他们故乡的理由也都一样。也就是说,大家来这个岛上想要的东西只有一个——都是为了在遥远的过去的青海中传说的繁荣的黄金都市“山多拉”的遗产——黄金!

在这片海域上与其怀疑这些。(刚科尔叫娜美退下)
娜美:不,(拿出天候棒)偶尔我也…不得不保护他们。(被打倒的山治、乌索普)

神兵:盖达兹大人,你一直在翻白眼,那样的话是看不到前面的。

172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盖达兹:(对乔巴)这是已经绝种的“喷风贝”,它能令打出的拳加速,对手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不过它的缺点就是会弄破衣服。

乔巴:没错,还是放弃逃跑,我要战胜这家伙!(盖达兹)……我一定要在这里举起海贼旗!

乔巴:我是怪物,我是很强的!……刻蹄!十字架!
(战胜盖达兹,落地)
乔巴:这样的话,我也是海贼了!

173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艾尼路:(对螳螂)但是这五分钟后…我会让你从心底感受到神的存在。

爱莎:(发抖)……我有这感觉还是头一次,大家的声音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了……

娜美:(对飞走的刚科尔)我叫你等一下啊,真没人性,你这也叫神吗?(静……)快回来啊,再重新考虑一下嘛!

艾尼路:人类自古以来就把自然的恐怖全部都解释为神,于是就一直逃避那些无法解释的恐怖,把人类智慧所不能理解的现象全部都理解为天意,全人类都放弃与之抗衡的从天上来的天灾,那就是我,也就是所谓的神。

路飞:啊,这个项链是黄金做的啊!我们要找的黄金是不是在这个洞里呢?(肚子咕咕叫)(扔了项链)现在还是有烧肉来的比较好。

174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爱莎:那种声音不断消失的恐怖…你们又怎么能感受得到…

罗宾:(对玛雅)历史虽然会重演,但是人是不可能回到过去的。

山多拉的文字:把真意传达给心灵,什么也不用说,我们是撰写历史的人,与大钟楼的钟声同在。

175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欧姆:(对乔巴)啊,算了算了,将那个白痴(盖达兹)干掉世界会清净些。

欧姆:(对乔巴)我的名字叫欧姆,总之给我安静一点,我现在…(哭)正在为人类的脆弱而悲哀。明知生命是短暂的,为什么又要战斗一生?为了幸福而生,又为了幸福…战斗至死。那么…从一开始就什么都不做不就可以了吗?总是自相矛盾的人的本性,真是太可悲了。但是…还有一条路可以拯救他们,大家都去死就可以了!

欧姆:让我来拯救你吧!死了的话就什么也不用做了,就什么也不会想得到。
乔巴:(大惊)完全没有拯救的意思啊!

卓洛:(又走回到活祭坛)这里我好像见过…又好像没见过…见过…没见…见过呢…是相似的地方吧。

欧姆:(说乔巴)逃得真够远呢。想从我的拯救中逃走吗?这说明你仍贪恋尘世…

欧姆:(一剑击倒乔巴)无法生存,悲之求道。这里是生存率0%的——铁之试炼!

韦柏:来做个了断吧!为了这400年可恨的历史!

韦柏:…难道你还留恋神的宝座?
刚科尔:虽然没有留恋,但是还有未尽的责任。

176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欧姆:什么都不想要的话,就只有继续生存下来的念头了。…

欧姆:难道说你不打算为他(乔巴)报仇吗?
卓洛:不,我不太喜欢以这种动机去战斗。
欧姆:噢…你还真让人吃惊呢。
卓洛:只不过…我有点…燃烧起来了。

卓洛:(说欧姆的铁云剑)就像一条鞭子嘛。我明白了啊。原来“白白海”是杂耍战士的集中地。

177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(霍利狗开动机关,使出白荆包围圈)
卓洛:等下我解决了所有人以后该从哪出去呢?
欧姆:这种事等你解决了我们之后再考虑吧。

(回想,小时候)
韦柏:400年了,我们山迪亚人足足忍受了400年的屈辱。那个阿帕亚多是我们的土地,非要把它抢回来不可!我们的故乡。为了祖先们的荣誉!

刚科尔:(说路飞)什么?你居然是船长?这真是世纪末日啊。

178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欧姆:(对卓洛)你是不可能逃出我的攻击的。无论怎样的人类都不可能逃脱死亡的现实。…我再怎么说也没用的,你自己要是有些死的觉悟的理性的话,就会感到自己没用存在的必要。

卓洛:(对欧姆)我这一辈子,都不会向神祈祷的!

刚科尔:(对爱莎)如果我的头能够平息你们的愤怒的话我也乐意献上。但是事态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,即使取了我的人头也无济于事。山迪亚人和空中住民,互相仇视的情况至今仍没用任何改变。我们的祖先从你们山迪亚人手中夺走故乡这件事,怎样解决才好,我一直找不到办法,什么都做不了,就这样白白让时间流逝而去。在下无能为力,可以的话我真想向每一个人磕头认罪,向这400年间,渴望返回故乡而死去的每一个山迪亚人,真心诚意地道歉。

娜美:(对爱莎)他才不是什么坏人!不对的是拒绝与其它民族共存的心!

派葛亚:(看着躺着的山治、乌索普)(对柯妮丝)这样善良的人怎么可能会好不起来呢?

派葛亚:我的愿望是在和平的天空上再一次看到大家的笑脸……

179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卓洛:等一下。
(霍利狗就停止攻击,乖乖的坐下来)
卓洛:(咬牙)谁吩咐你都会照做吗?
(霍利狗乖乖的叫了几声)
卓洛:打自己的脑袋把自己打晕。
(真的照做了……)

(艾尼路说幸存者游戏还需有一个人牺牲)
卓洛、罗宾、韦柏、刚科尔:(一起指着艾尼路)就你消失吧!

180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艾尼路:这个国家本来就有错误。

艾尼路:不是云却能在空中诞生,不是鸟却能在空中生存。建基于空中的这个国家,它的根基本来就是违反自然的。土归土,人归人,神归神,各自都有该归去的地方。……我就是要把所有人从这个空中拖到下面去。

刚科尔:(对艾尼路)所谓神只不过是这个国家的首领的代称而已。…在人们生活着的这个世界里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神!……你这个魔鬼!

艾尼路:…你不是也想得到大地吗?
韦柏:闭嘴!死才是我的心愿!如果有你陪葬的话!

181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艾尼路:(电击自己重新活了过来)人们并不是惧怕神,而是恐怖本身就是神。

卓洛:(向艾尼路冲去)我不宰了你难道等你来宰了我!?

(被艾尼路的神之裁决击中的韦柏居然又站了起来)
艾尼路:为什么站起来?
韦柏:为了祖先们!

艾尼路:真是的,恐怖支配不了的心,还真是难办呢。

182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柯妮丝:(大喊)我不承认艾尼路是神!!!

柯妮丝:(劝天使岛的居民逃难)…等待奇迹发生这怎么可能呢?至少来说,现在这个国家里并没用神,不是吗?在祈祷之前,在现实还没有被打破之前,一定要相信自己做自己认为对的事!即使作为被害者忍气吞声生存下去也和现在完全不一样。如果不行动的话…今后无论再记恨谁也无法保护自己的生命了!……那么…决定是否舍弃国家吧!

麦肯力:…艾尼路他毁灭了自己的故乡来到了这个国家…

艾尼路:我真是很不爽啊!我的预言居然会出现错误!

路飞:(对艾尼路)(大喊)就是你吗?叫艾尼路的家伙!

路飞:(对艾尼路)(大喊)你什么地方像神了!

183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艾尼路:…归根结底,“超人系”大概应该就是保持原状的能力吧。

艾尼路:(将路飞打倒)空岛观光也不要选这种倒霉的时候来吧。

路飞:(对娜美)你可是未来海贼王的伙伴啊,别弄那种害怕的表情。

艾尼路:海贼王?那又是哪的王啊?
路飞:是世界上伟大的海之王!

爱莎:路飞可是青海的战士啊,决不能妨碍战士的决斗。

麦肯力:(对不肯撤离的老爷爷)…艾尼路那家伙,那个男人…没有剥夺别人生命的权力!

天使岛居民:(要去通知山迪亚人)…如果谁也不去通知的话,他们就全要灭亡了,让他们和我们一起逃走。不管是山迪亚人还是我们都是人命啊!

路飞:(对艾尼路)是神就要夺取一切吗?
艾尼路:没错,生命也要大地也要。

路飞:对了,那家伙可以读取我的行动。对了……橡皮——装傻!
娜美:(惊讶)毫无意识地仅靠反射神经来抵挡进攻…

184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艾尼路:对我来说,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。

艾尼路:(对路飞)我没有必要非和你分出胜负不可,万一再给你出手反咬我一口岂不是很划不来。

艾尼路:只要封住你,就还是我的天下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能战胜我的人了。
路飞:你是说这个世界上吗?白痴啊你!这种人要多少有多少。在这下面的大海中,比你厉害的怪物般的人物多如牛毛呢。就你这种人…

山治:那个(方舟)是什么东西都无关紧要,(脸红)总之娜美把T恤给脱了…
乌索普:那才是最无关紧要的吧!

娜美:(对艾尼路)一个人实现自己的愿望,有什么好快乐的?

山治:不管你是神还是什么,你敢动娜美一个手指头,我就会化为青海的恶魔扒了你的皮!

娜美:(对艾尼路)用尽全身心,就算搅尽脑汁拼上性命我也要活下来给你看。再一次…没错,为了能再一次和大家出海!

185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山治:听好了,乌索普。我…要是为了娜美小姐让你死也无所谓。
乌索普:欠揍啊你!

艾尼路:(对娜美)我没有义务去等他们来救你。

山迪亚长老:战士们不是小孩子了,自己的危险由自己回避,要相信他们。

乌索普:(关门躲回去)逃跑…我大男子汉乌索普怎么能逃呢?(开门)神算老几啊!

乌索普:“乌索普咒文”!在指甲和肉之间插入针…用纸从手指上的关节处切开…五个牙龈都发炎了…

娜美:等等,乌索普,干什么按加速器?山治他……
乌索普:没事的,快逃。你想践踏一个男人的觉悟吗?

山治:(艰难的站起来)神啊,我还有句遗言。不,在这之前…真是抱歉…(抽了口烟)我刚才只是想借个火点烟。

186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爱莎:(哭)路飞,空岛会消失么?

亚马逊老婆婆:(手忙脚乱地对逃难的村民拍照)等一下,出国费一个人20亿艾克斯多鲁,放下再走。

路飞:我会让你为所欲为吗?艾尼路!

187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山迪亚长老:我向大战士卡尔加拉发誓,点燃山多拉的灯!

罗兰度:(对卡尔加拉)你们就是这样排除外来的东西吗?连虽然微不足道却很重要的进步也……

罗兰度:生命、活祭品,这些东西就能取悦神吗?玷污了过去伟人们功绩的这种仪式,我绝对不能允许!对于我们这些追求人类幸福的出海远航的探险家和研究学者们,这是莫大的侮辱!对于你们所谓的嗜血好杀的神来说,对神来说这种仪式不也是一种侮辱吗?给我些时间,我会驱除你们所谓的诅咒给你们看!如果我做不到的话,就任你们处置;反之,如果我把你们的村子从悲剧中拯救出来的话,你们得向我发誓不再举行这种毫无意义的仪式。

长老:我没有聆听神声音的能力,只是…那些竭尽全力的人的话我还是听得到的。

赛特:大战士卡尔加拉,所谓进步到底是什么?

(罗兰度由于地震被夹在地缝里)
卡尔加拉:真是再好不过了,看来神已经亲手给予你制裁了。
罗兰度:如果这样的话,神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了,他连杀死一个人的力量都没有。

188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罗兰度:(对卡尔加拉)是什么东西让你那么害怕?…你们竟然还害怕一些没有实体的东西,献出人的生命也一副安然的样子……你们的神再怎么伟大也好,人的生命却是更加的珍贵!

罗兰度:(对卡尔加拉)我的国家在60年前,就被现在侵袭你们村庄的树热病,夺走了10万人的生命。但是,近年来完全没有因为树热病而死的人,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我们发现了特效药!现在我右手里的柯那树皮,从里面提前的“科尼内”的成分,把它带回去的话就可以拯救村庄了!这花了世界上多少的人力和时间,它的诞生又伴随着多少的牺牲!你又知道吗?这伟大的进步现在正被你们所践踏!所有我才说你们的仪式对他们来说是莫大的侮辱!我的下场是遭受制裁而死,还是因为事故而死?村子的下场是因为被诅咒而灭亡,还是因为瘟疫而灭亡?神就那么恐怖吗!?

卡尔加拉:(对罗兰度)(流着热泪)你真的可以拯救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村庄吗?村子有救吗?
罗兰度:(坚毅地点头)有救!

(卡尔加拉带罗兰度他们去看黄金都市山多拉)
卡尔加拉:是的,我们保卫着都市。但是…并不是保卫着这些财宝。再准确一点说,是这块石头!

卡尔加拉:保卫祖先们拼死战斗的证据这是子孙的义务。

卡尔加拉:(这钟声)为了让在天上死去了的先祖们的灵魂不迷失方向,随时都可以回到这片土地上,我们就借这钟声向他们说,我们就在这里!钟声夸耀着山多拉过去的辉煌与繁华,它将山多拉的存在响彻海角天边。我们既不会逃避也不会藏匿。所以我们把这个夸耀着的都市辉煌称作“山多拉之灯”!

189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罗兰度:…而那些寄宿着先祖灵魂的树却被我们砍了,他们没有理由原谅我们。

穆斯:假如…假如任何一棵重要的树被病毒所感染,而这一棵树上的病毒不久就会扩散到整个树林,进而感染到人,让这个岛上的人都死掉。如果我们事先知道这些的话…换了我们…会怎样对待这棵重要的树呢?

罗兰度船队的医生:…不过植物学家是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一片树林的,提督他也并不是讨厌神呀佛呀什么的,不过他始终知道对他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

卡尔加拉:(冲到海边,大喊)罗兰度!要再来啊!!!(跪下,热泪盈眶)罗兰度,我会在这片土地上等着你,这钟声也会不停地鸣响,为了有朝一日你回来这个岛时不会在海上迷失方向,为了使你既便在狂风暴雨中也能看见这个岛,我会敲响黄金钟,永远等着你!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的,我的挚友啊!

艾尼路:一切都是那么地碍眼,不管是人是树还是大地,回到你们该去的地方去吧,都给我像雨一样降落到青海去吧!

190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韦柏:就在这正上方,大战士卡尔加拉,曾经无比渴望找到的钟……

乌索普:我已经不指望活着回去了……

路飞:…所以我要告诉下面的大叔们,告诉他们黄金乡在天空中。只要能敲响钟,他们就应该能听得见,如果不那样做,大叔他们…至死还会在海底不停地寻找的!……大钟的钟声,一定是能传遍天涯海角的。所有我,一定要敲响那黄金钟!

艾尼路:我不会让任何人逃出我的手掌心。……已经没有人能阻止我了。

路飞:(大喊)我,一定要敲响黄金钟!!!

191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韦柏:那大钟继承着卡尔加拉的意识,只有我们敲响了它才有意义……

乌索普:(打算打断另一边蔓藤)让它伴着巨大的悲呜倒下!果然这个海贼团里,本大爷才是决定性人物。

韦柏:(跳上蔓藤,含着热泪)卡尔加拉,你的挚友的子孙,现在仍然还等待着黄金钟的钟声,他们是群不服输的好汉!

(蔓藤终于向西边倒去,娜美载着路飞顺着蔓藤冲向方舟)
乌索普:冲啊!所有的一切都押在你们身上了!

192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韦柏:没用的,艾尼路,大地决不会被你击沉的!…在这片山多拉大地上创造了我们引以为豪的伟大战士们的历史,无论多么强大的力量,创造我们、养育我们的这雄伟的力量是决不会被你击垮的!无论你烧掉多少片森林,破坏多少座遗迹。大地是不会输给你的!!!

刚科尔:大地并不是让我们互相争夺的东西,可我们却…我们却流了那么多的血,丧失了那么多人的性命。为什么400年来我们一点也没用察觉到……

艾尼路:(气)每个家伙都这样纠缠不休。

路飞:(对艾尼路)我好不容易来到空岛,你却把天气弄得这么糟!

麦肯力:不需要有什么意义。对我们这些站在生死边缘的人类来说,已经没用其他事情可以做了。如果说我们抛弃了国家,选择了生存这条道路,已经无家可归和无路可走的话,我们能做的…就只有祈祷了,不是吗?

柯妮丝:无论如何,请创造奇迹…保护这个国家吧!

路飞:(使出黄金玫瑰破坏雷迎)天,给我放晴吧!!!

韦柏:(高喊)敲响它!草帽小子。点燃山多拉的灯!

路飞:(向艾尼路冲去)左一句神,右一句神的,你烦不烦啊?世界上哪里会有像你这种一点拯救之心都没有的神啊!

路飞:(向艾尼路冲去)别小看我,大耳垂!

193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库力克:(听到了从空中传来的钟声)黄金乡确确实实存在于空中,罗兰度他…我的祖先他…他并没用说谎。

刚科尔:钟声,让失落的都市绽放它的辉煌的“山多拉的灯”啊,告诉大家战争已经结束了岛的歌声,经过了400年才鸣响的约定的钟声。……

乌索普:比起黄金我更想要那些贝,要是回到了青海就拿不到了。

派葛亚:(突然出现)不好意思我还活着。

山迪亚长老:(对韦柏)既便在遥远的过去不管有多么壮绝的战斗的理由,对现在活着的我们来说,这个天空就是故乡,至少这大地不会拒绝任何人。

194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卓洛:水、光、火,都是没有固定形状,没用实体的物质——斩!

罗宾:(念历史正文)以神之名持有的古代兵器“波赛冬”,它的所在……

罗宾:这么说跟历史正文有关的石头有两种,一种是用于记载信息的,一种是提示其所在的。

罗宾:散布在世界各地的记载信息的历史正文,只有把他们串联起来读过了才能变成能够填补“空白历史”的一片文章。也就是说,只有完成串联的文书,才是至今为止仍不存在于世上的真正的历史正文。

山迪亚老人:…你们不是说你们想要黄金吗?我听说在青海上这比巴斯还要有价值。

卓洛:没必要等那种女人(罗宾)吧,我也先走一步上船了。
乌索普:(咬牙)白痴,少来!
路飞:(咬牙)白痴!
山治:(咬牙)白痴绿毛!
乔巴:(咬牙)绿毛白痴!
(五个人搅在一块混战…)

(误以为来送礼的空岛的人是来捉路飞他们的)
乌索普:(上前摆开架势)…拼上性命来到这遥远的空岛的,世上传说中的黄金乡,我们是有尊严的海贼,怎么能随便两手空空静悄悄地回家去?

195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拉琪:(对爱莎)你们这一代已经不需要再拿什么武器了,只要作为天空的住民自由地生活下去就行了。

韦柏:(对卡尔加拉石像)我向你发誓,“山多拉的灯”绝不会再一次熄灭!

山迪亚长老:(对刚科尔)神是这个国家的支柱。国家的名字是SKYPIEA,都市的名字是山多拉,能将它们合并在一起的,只有你这位一直为这个国家的战争所苦恼的人,天空骑士——刚科尔!请你再一次坐上神的位置,再一次挑起这个伤痕累累的国家的大任吧!
刚科尔:(转过身)真是的…我正想着这下终于可以尽情地去种我的南瓜了呢……

乌索普:我…我以为我已经到那个世界去了。

路飞:我们终于成了大富翁了,买什么好呢?买一个巨大的铜像怎么样?
乌索普:说什么傻话,用金换铜做什么?

(大家谈论的正上气氛的时候)
卓洛:(突然醒来)危险了!喂!(打哈欠)什么啊,做梦啊。(继续睡)
娜美:干什么鸟啊卓洛!
山治:我宰了你!臭绿毛!

(空中)
乌索普:或许就这样飘落到拉夫德鲁也说不定。

罗宾:要到“拉夫德鲁”一定得绕伟大航路半圈以上才行。

标签: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